• 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指导委员会

乡村振兴之产业革命:建材发展及其带来的发展契机


新农村建设是以乡村振兴产业发展为基础的“三农”振兴与发展,其核心不在于单纯的散居变成集中居住的社区建设,也不仅仅是搞一些大棚等农业现代设施。而核心就在于农业向工业化和商业化发展、农产品向工业品和商品转换、农民向工人和商人的转变。只有实现着“三农向三工或三商转变(简称‘三个转变’)”,新农村建设才能真正实现“乡村振兴”。而要实现这“三个转变”,就必须实现农业、工业、商业一体化发展的产业革命。


星河建材发展及其带来的发展契机为这“三个转变”带来重要机遇。



一、星河建材特征


星河建材是周兴和先生带领星河团队与国家有关机构合作,经过三十年艰苦探索研发的新型节能环保建材,是国家五部委“国家重点新产品”、国家环保部“国家重点环境保护推广项目”、科技部“星火计划”项目、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城乡建设认证产品”等,具有以下突出特征:


(一)可以不用传统钢筋水泥和砖石材料,节约矿产资源和土地资源;

(二)可以大量使用废旧竹木、秸秆、稻草、树枝树叶和粉煤灰等废旧回收物资,既减少秸秆焚烧污染,又变废为宝综合利用;

(三)全部工厂化生产,实现全装配式建设,速度快,减少建筑垃圾;

(四)具有抗震(汶川大地震中,星河建在汶川、北川、青川、彭州等主要地震带的上千栋房屋没有一栋倒塌)、防火(不怕汽油烧)、抗压(可超过C60水泥)、抗爆(弹性好、韧性强)、抗冲击(夹持力大)等优势,被称为“真正的安全房”;

(五)应用范围广,可以广泛应用于各种房屋建筑、管道等市政工程建设、桥梁等道路交通建设、舰船等水上设施建设、床柜等家居家具建造、雕塑等艺术品工艺品制造、栏杆窗花等装饰品建造。





二、“三个转变”的核心


“三个转变”的核心是农产品——工业品——商品都由现在的农民兄弟完成,让他(她)们通过农产品向工业品转化过程,实现农民向工人转变,让自己生产的工业品通过自己的店铺或者专业市场的商铺或者网上销售出去,实现从农民转变为工人后再次转变为“商人”。这种转变并不是让现在的农民“好高骛远”什么都做什么都做不好。而是通过一个体系建设自然形成。他们实际上有的主要从事农业工人工作,有的人主要从事工业品生产工作,有的主要从事商品经营工作。但通过一种体系设计建设,可以大多数既是农业工人、又是产业工人,同时又是商人。





三、星河特色小镇的新创举


(一)总体思路


星河特色小镇就是通过星河技术,把农林产品剩余物资(废旧竹木、秸秆稻草、树枝树叶)通过专业合作社组织收集粉碎,变成新型节能环保建材原料,直接提高农林产品剩余物收入;然后由星河提供模具、原材料和核心母液,由农民自己在家里的家庭工厂或者小集体工厂专业或者利用业余时间生产雕塑品、艺术品、装饰品等,实现农林产品(剩余物资)向工业品(艺术品)转变。劳动者也因此实现从农民向工人的转变。由于后面的城镇化设计实现家庭居家+家庭工厂+家庭商铺的组合+小商品市场专业商铺的共享,实现工业品(艺术品等)的商品化转变,劳动者也因此又实现工人向商人的转变。



(二)合作社代替一家一户的单干


1、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坚持合作社集体化与按劳取酬


星河特色小镇,在农业上采用土地大合作化与专业小合作化结合,土地和林地入股到大的土地性大合作社,每个农民都成为股东,实现劳动者资本化转变。所有农林业生产,都制定各种劳动项目的单价(如机器插秧每亩多少钱、收割每亩多少钱),每个农民都进行机械化生产培训,合格上岗。农民不需要每天到田地劳作,而是根据合作社统一安排上岗。这样,一方面可以让劳动者节约大量时间从事工商业工作。另一方面解决了“集体主义与大锅饭干多干少一个样”的弊端,既实现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坚持集体主义的目标,又避免了“大锅饭”的弊端。再一方面就是便于采用机械化、自动化现代生产,实现农业向工业化转变,农业生产者也从农民手工操作向机械化工人转变。


2、专业合作社的模式


专业合作社是根据劳动者主要从事的专业,建立若干个专业合作社,参与者既是资本股东,又是产业工人。例如,森林较多的地方,可以组织树枝树叶收集粉碎专业合作社,由国家补助护持提供堆场、设备(包括机械收草设备、粉碎设备等),合作社社员有的用便携式机械收割树枝树叶杂草,有的专门负责晾晒、粉碎、装箱装袋变成工业原料出售给各家各户的家庭工厂,实现集体(股东分红)与个人(工资)双重收益。



(三)星河特色小镇建设模式


星河特色小镇建设实行 “美丽乡村工业区”+“美丽乡村商贸街”+“民宿聚居区”有机结合。并由政府组织各合作社联合建立较大规模的“小商品市场集散基地”进行配套服务,向全球知名的“义务小商品市场”一样,争取成为全球最大的小雕塑品、小雕塑性艺术品、小雕塑性装饰品质量好、品种多,价格低的专业化市场集散地。


方法是一方面把农民从散居各地集中到小城镇,用农民自己的农林产品剩余物(废旧竹木、秸秆稻草、树枝树叶等)通过工业化生产制造出全装配式新型建材,建设工商住一体化街道式小城镇,一楼建设为小商铺或者专业商铺;二楼作为家庭小工厂(生产雕塑等小商品、艺术品等),三楼作为居家。家庭一律不设专门仓库,全部进入统一的智能仓库。另一方面利用自己的农林产品剩余物在工厂化制造出装配式新型建材,建设新型大棚、道路、桥梁、电杆、管道等,为实现农业现代化创造条件。再一方面是推广建设星河新型建材装配式工厂建设,带动农民朋友向工商业转化,实现持续经济发展。


这样,农民既实现了向工人和商人的转变,还克服了传统新农村建设的简单集中社区化弊端,这些劳动者不仅可以随时根据合作社统一安排从事机械化翻土、除草、插秧、收割等农业工人工作,又有自己的小家庭工厂和小家庭商铺工作,让农民有农工商产业的持续发展。



四、振兴乡村的产业革命


新农村建设的“三个转变”都离不开“合作化”的集体经济发展,都不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单纯“分田到户大包干”,也不是过去集体合作社的“大锅饭”。而是在集体经济主体中“分工合作下的市场经济”。即土地(林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合作社,在合作社统一框架内实现“单干”条件下不容易实现的农村山水田林路集中治理、农业设施和手段现代化,实现耕地、插秧、除草、杀虫、收割等全体系机械化(自动化),如杀虫使用无人机快速喷洒,迅速扑灭病虫害,避免病虫害蔓延。而在“单干”条件下,经常A户喷药,B户迟延或者放任或者无人问津,造成再蔓延到A户,如此各家遇到病虫害互相扯皮,致使大家不管,快速蔓延,最后大家都颗粒无收的悲剧。


合作化集体经济条件下,劳动者平时在自己家庭工厂或家庭商铺工作,农时随时应招“驾机”参加农业工作。劳动者在农业板块以“白领”机械工人或者无人机等操盘手“机师”身份为集体服务。这样,劳动者已经不是以前的农民了,而是白领阶层式的技工、机师、无人机操控员等。

劳动者收益则可以分别来源于股份分红、集体劳动工资、农林产品和农林剩余产品工业化形成的工厂产品商业化收益等,不仅让劳动者实现经济持续发展,更有利于集体经济发展壮大,还有利于劳动者身份转变和城镇化形成的聚居叠加正能量效应实现思维变化和思想进步,这是毛泽东老一辈革命家梦寐以求的社会主义新境界。




五、结论


农村的农业向工商业转变、农产品向工商业品转变和农民向工人和商人的转变,实行合作化集体经济条件下的分工合作,切实解决“既要集体经济发展为主,又要避免‘大锅饭’消极影响,还要有利于农田农村集中治理、实现农业机械化、现代化,更要鼓励劳动者积极劳动创造社会财富”的重大农村社会政治经济问题。这种形势下的新农村已经很容易实现农业城镇化、工业化、商业化、数字化发展;还容易提高劳动者集体经济意识、分工合作意识、劳动创造财富意识;更容易解除劳动者几千年形成的封建迷信思想,很好地树立起大公无私、为国为民的奉献精神。这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梦寐以求的伟大理想最现实的新实践。